您的位置首页  悬疑传奇  鬼故事

鬼故事小说民间有声(有声民间鬼故事大全)

  • 来源:互联网
  • |
  • 2022-11-2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生如夏花之绚烂,逝如秋叶之静美。生命文化,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为进一步弘扬生命文化,在全社会广泛普及生命教育,今年清明期间,市民政局主办、市第二殡仪馆承办组织开展了以讲述

鬼故事小说民间有声(有声民间鬼故事大全)

 

生如夏花之绚烂,逝如秋叶之静美。生命文化,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为进一步弘扬生命文化,在全社会广泛普及生命教育,今年清明期间,市民政局主办、市第二殡仪馆承办组织开展了以讲述生命故事为主题的有奖征文活动。广大文学爱好者用真情实感讲述自己的生命故事,一篇篇饱含深情的文章,犹如束束色彩斑斓的花儿,或娇艳、或淡雅,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细细品读,芬芳、甘冽、怡人,涓涓文字抒发着对生命的热爱,让读者在自我生命的历程中感悟生命的意义,找寻生命的真谛。自今日起,我们将陆续推出获奖作品,以飨读者。获奖作品展示了生命教育的别样之美,一起来欣赏吧。

乡村逸事

(三等奖)

傍晚,乌云密布,大雨将至。平时看爱鬼片的盘二开着小四轮进入霉人岭路段时,一阵阴风迎面刮来,吹得他心里直发毛,因为他开的拖拉机的车斗上,就拉着一具白茬子棺材。

当地有二次葬的风俗,所以霉人岭上到处都是阴森森的坟坑和红漆未褪的棺板。至于骨殖,早已捡进锦埕,选择风水穴进行第二次安葬了。一些腐朽的棺板在风吹雨淋下滑到路上,人们出于忌讳,也不清理。拖拉机一碾过去,咔嚓咔嚓作响,极像鬼叫。盘二的板寸头,根根头发上竖。他只想快点儿开出这段鬼路。

转过一个弯,在横七竖八的烂棺板路边,突然冒出一个黑衣人,在一下一下地向拖拉机招手。那人极瘦,手是枯手,像树枝一样。盘二以为是鬼,直到对方喊盘二搭个车时,才认出是村里的杠头——60多岁的麻大胆。

麻大胆在当地是个名人:村里有人去世,通知他,他就组织杠夫去抬棺材;哪家人请地理先生选好了风水穴,通知他,他就组织殡工去挖坟捡骨。其他人捡骨,都是蹲在坟坑边,手持火钳夹骨头;只有麻大胆,跳进坟坑,蹲下去,用手捡,以保证每具骨殖206块骨头一块不剩地捡进大口锦埕里。由于他的敬业精神,虽然他长得瘦小,貌不惊人,但杠夫们服他,村民们也信赖他,尊重他。

盘二停下车说:可车斗上拉着棺材。

我一辈子跟棺材打交道,难道还怕棺材?麻大胆像瘦猴一样爬上车斗,坐在棺材上问,给谁拉的?

盘二边开车边说:给麦大爷拉的。麻大胆不解:麦大爷才70多岁,身体还那么硬朗,就开始买棺材了?盘二说:你还不知道吗,县里推行火葬,镇上的森工厂不再生产棺材,改生产家具了。这是最后一具,麦大爷托了好多关系才买到的。

啧啧,买棺材还要托关系。麻大胆慨叹,之后说,提前买棺材,不是咒自已早死吗?盘二说:这也是不得已,但麦大爷说,长江以北就有提前给老人买棺材的习俗,只有我们两广一带忌讳……

正说着,铜钱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而且来势凶猛,很快呈瓢泼之势。盘二的驾驶座上有雨篷,不怕,继续顶风冒雨开车前进。瘦小的麻大胆未带雨具,被冰冷的雨点砸得直打哆嗦,瘦脸皱成了一个核桃。见雨越下越大,他只得掀开棺材盖,躺进去避雨,并在里面把棺盖合上。盘二扭头看了一下,心里暗暗发笑,这一招也只有麻大胆想得出。

拖拉机在暴风雨中吼叫着穿行。路面泥泞滑溜,车速减慢。

开出乱坟岗路段,天色更暗了。前面有个粉色的影子在招手。到近了,盘二把车停下,原来是村里大能人的老婆扈芝。她穿着一件粉红的雨衣,凉鞋的一根襻儿断了,在暴风雨中行走困难,所以要求搭车。

盘二待扈芝上了车斗后,继续开车。

扈芝刚上车时,以为车上拉的是电视柜。现在细看,才发现是白茬子棺材。她向来胆子很小,不由得恐惧起来。但刚上车就要求下车,肯定会被盘二嘲笑,况且风雨这么大,鞋子又坏了,何时才能走到家?坐拖拉机则要快得多。再说了,那是白茬子棺材,又没装过死人,怕什么,不过是几块木板。这样一想,扈芝的胆子就大了一些。她站着靠在驾驶座雨篷的背后,这样风雨就打不到她的脸上了,但目光所及之处,总有那具白茬子棺材,让她心里发毛。她索性闭上眼睛。

这条泥路坑坑洼洼的,每过坑,车斗就上下颠簸,那活动的棺盖也就嗑嗑有声,极像鬼在咬牙切齿。棺盖每响一下,扈芝就忍不住睁开眼睛看一下。

村里打了一段水泥路。进入水泥路后,拖拉机不再颠簸,棺盖也不再响。扈芝心里安静了许多。

雨渐渐小了,也快到家了,扈芝舒了口气。她看了看薄暮中的家一眼,同时也扫了一眼白茬子棺材。

突然,无缘无故地,棺盖动了一下。扈芝以为是幻觉,定睛一看,没错,棺盖不但在动,还被顶开,斜搁在棺材上!之后,一只瘦骨嶙峋的手,从棺材里伸了出来……

盘二,快停车!扈芝尖叫。

盘二好不容易才开上高速公路,水泥路笔直又没有车辆行人,所以速度开得很快,听到喊声,还没来得及减速,扈芝就看到棺盖被咣啷一声往旁边一掀,一条黑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棺材里躬身坐直……

呀,炸尸了——扈芝恐怖地怪叫一声,不顾一切地跳车,重重地摔到水泥路肩上,那只穿烂凉鞋的右脚摔脱臼了。

三个犯人找机会:有三个犯人关在一个牢房中。因为玻璃很厚,所以三个人只能互相看见,而不能听到对方说话的声音。有一天,国王给他们每人头上都戴了一顶帽子,并只叫他们知道帽子的颜色不是白的就是黑的,不叫他们知道自己所戴帽子是什么颜色的。在这种情况下,国王宣布两条规...

原来,麻大胆躺在棺材里避雨,十分憋闷,听到雨打棺盖的声音变稀,知道雨小了,就顶开棺盖透口气,没想到却把胆小如鼠的不知情的扈芝给吓坏了……

扈芝后来住院治疗,除了医保外,还花了5000元钱。这钱该由谁出?盘二说:该由麻大胆出,是他把扈芝吓着了,扈芝才跳车摔伤的。麻大胆说:我并没有吓她,我只是想从棺材里出来透口气。她是坐你的拖拉机摔伤的,这钱该你出。盘二说:这拖拉机并不是我的,是我租大能人的,车主是大能人。麻大胆说:那就该大能人出。

大能人是村里的致富能手,项目涉及种养殖业和租赁业,并不缺钱,但他觉得老婆摔伤了,医药费就该由肇事者出。因此怒道:搞半天,这钱却由我出,我一没吓她,二没开车,凭什么让我出?还有没有天理!

手机多少钱一斤:手机多少钱一斤 一身农村打扮的大伯进了县城,走进一家手机专卖店,店中除了他,再没有其他的顾客。 店老板是一位漂亮的少妇,今天终于盼来了一个顾客,她见大伯走进店中,顺序细心观看柜台里的手机。于是,她起身热情地问道:大伯,您想买什么样的手机? 大...

麻大胆说:那就该麦大爷出。如果拖拉机不拉棺材,扈芝就不会跳车,也就不会摔伤。

麦大爷说:我买棺材,包括运费在内的所有费用已经付清。你们人货混装,违章操作,出了事故,咋个赖到我的身上?

推来推去,最后又推到盘二的身上。盘二叫屈不已:我学雷锋做好事,让她免费搭车,出了事,怎么由我埋单?如果是我驾驶不当,出了车祸导致她受伤,我还有点儿责任。她是自已跳车摔伤的,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扈芝见拿不到医药费,就把盘二、麻大胆、麦大爷三人告到镇上的法庭。

庭长见有麦大爷的名字,就给副县长麦子打电话,把这事的来龙去脉说了。麦子在法院系统工作过20多年,庭长跟他很熟。

麦子听完汇报,才知道老爹瞒着自已偷买棺材,公然跟自已分管的工作作对。原来,县里推进殡葬改革,实行火葬,树立文明、节俭、生态治丧新风,分管领导就是他麦子。

麦子驱车来到村里,掏出5000块钱交给扈芝:不用告了,这钱我来出。之后回家把老爹教育一番,叫盘二开上拖拉机,把棺材拉到县殡仪馆,捐给该馆作遗体告别用。

麦子趁机召开村民大会,陈说推行火葬的好处:土葬污染大,容易传播疾病,占用耕地多,所用的棺木又来源于森林。我国人均耕地和森林覆盖率连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都不到,人口基数超大,哪怕一人占一平方米,十几亿人的现状可想而知。而火葬占地少,森林消耗低,污染环境小,可以防止传染病的传播。

你们看看霉人岭,因为长期土葬,成了乱坟岗,水土流失严重。刚才大能人对我说,他想把乱坟岗承包下来,栽种李子,我大力支持。麦子说。

一个村民高声问:麦子,你百年之后,也是火葬吗?

那还用说。在火葬之前,我还会捐献角膜、遗体。这是我签署的《捐赠志愿书》。麦子从皮包里拿出志愿书扬了扬。

众人愣了一下,之后热烈鼓掌。麻大胆说:死人跟活人抢地盘,的确越来越不像话。火葬虽然让我这个杠头失业,但我支持火葬!

如此一来,村里那几个顽固反对火葬的人,思想也想通了。是呀,副县长老爹想土葬都不行,你算老几?

随行记者把《六亲不认,麦子没收老父棺材;雷厉风行,我县全域推行火葬》一文刊发在县报上,引起强烈反响。后来市报、省报和各大网站纷纷转载。火葬在全县推行十分顺利。

麦子给老爹打电话:没想你偷买棺材这一招真有效,比我苦口婆心到各乡镇陈说半天还管用。

麦大爷微笑道:我当了40多年村干部,知道农民怎么想。他们并不是真正反对火葬,而是想看看上头怎么做,怎么想,所谓上行下效。这回他们看到你六亲不认,铁定火葬,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梁柱生

现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四川省诗词协会会员、江油青莲诗社理事、江油市融媒体中心记者。发表有诗歌、散文、小说、故事等文学作品300多万字,新闻作品500多万字。出版有《容州夜话》《岁月如歌》等个人专著。小说《三轮车夫》获四川省首届通俗文学奖。故事《宣笔世家》获2020年度中国好故事奖。小说《值钱的文物》荣获第十九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2020)。

【来源:济南市民政局_民政动态】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

一个关于想成为一只狗的理想:难得回一趟老家,我到曾经读过的4年书的金盆小学看望年迈的启蒙老师。 晚上与老师东拉西扯地闲聊。聊着聊着,就随手翻看起桌上的一沓作文本来。老师说,孩子不多,整个二年级才一个班,共24个学生。 在乡下学校,二年级孩子刚学习写作文。本上的作文都很短,...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